阿诩

人生不能靠心情活着,而要靠心态去生活。宁静不是表面的安静,而是磨难馈赠给坚强之人的一种淡然和安详。宁静的人如同一潭湖水,万象掠过而不为所动。因为她不争、不惧,不卑不亢,从容、超脱。肤浅的人得不到她,浮躁的人与她无缘,拜金的人买不动她。宁静是一道伤痕,也是一种骄傲。

都说天凉好个秋(组诗)

边城诗社:

文/高山松

◎秋风从狗尾巴草上吹来

秋风从狗尾巴草上吹来
顺着生活的中轴线
从夏天吹到秋天
那些来不及扶正的篱笆
又被秋风吹出了一个大洞
村庄上空飘荡的炊烟
也被吹到了夕阳的方向

从狗尾巴草上吹来的秋风
正在一行一行地删除
村里人在秧田里
用双手书写的潦草的历史
和敷衍的往事
当秋风费力地翻开月光
就翻开了村里人
结痂的疤痕和悲苦的宿命

◎把秋天立在月亮的影子上

当你再次写到月亮的时候
月亮的影子已经躲到秋天的肺部
领着那么多炊烟一起躲进去
不知道秋天的肺能不能够承受
会不会得肺结核或者肺癌
秋天立在月亮的影子上
越来越怀疑流水的深度和阳光的浓度
倒影无处不在
有些已经站到了流水的尽头
野菊花走过的田野
正在被秋意一垄垄收割
秋蝉...

2017-10-13

催眠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看我


你的眼睛 不得不看我


想象时间的荒原 故乡的沙漠


睁开眼我是壮丽的白云


闭上眼我是无边的干渴



看我


这两行字符的颜色


和你的眼睛 是一样的


你开始感到疲惫 睡意袭来


然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


为何不就此放下


只要看着我 连梦也是真实的



看我


你感到越来越放松


感到无事可做


你确信这一刻是美好的


只是


醒...

2017-10-13

无酒

边城诗社:


文/挽城
人生如朝露,得意时须尽欢
自我自有自己的徐行
不问曲终何日
酒后自有黄昏的踌躇
——你因此成为踌躇的臣子


杯盏之后,散发弄扁舟
月光在肩上倾泻
仿佛浑墨流入画卷
生活的苟且在
山丛间野蛮奔流


一路阔远,放浪形骸之外
抛掉虚假的万古愁意
唇齿间的心事依次起伏
你除了现实一无所有


2017.7.29

2017-08-13

惊叹

边城诗社:


文/挽城


人生应该学会习惯惊叹。


像整个星群无人不病
野草梦想着拥抱荒漠
你心里住着星河楼宇


——而有些事必然
在漠视中暗自发生


枝叶的繁茂被裸露的树干戳穿
谣言在死亡后膨胀扩溢
创世者信誓旦旦坦言万事无新


其实习惯很简单。


黑暗与光明对峙妥协
犬吠被碾碎铺满街道
看惯了闪烁的荧屏光幕
我的身后一片虚无


啊!你说什么!


2017.7.29

2017-08-13

一块岩石

边城诗社:


文/挽城


一块岩石,在光影里静默
你聚精会神地盯着
瞳孔中映出每一处
凹陷,断层,粗糙的表面
像孕育着思考的火


岩石背后出现了一个人
光线在好奇中开始
转折出内心的渴望
头脑的细胞接连跃迁
哪怕选项是人和石头


不对
你回过神来
试着调整了视线
眼中终于只剩下了石头
万事万物却在脑中翻涌


昏聩开始侵蚀清醒
像斟满又饮尽的酒瓶
你犹疑着潮汐般的逻辑
将自己审判绞刑


一切都无法信任
你扔掉岩石后
忙着说服真理
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2017.7.29

2017-08-13

萤火虫之梦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许久未见萤火虫


却做了萤火虫的梦


或是这样的念念不忘


夏夜欠我一个回响


二十年悠悠而游走的四季


茕茕的萤于黑暗中低语


又是魂 又是行人


又是我自己


澹弱萤火


似流亡者含恨而逝的泪


与我


在梦中相遇


在高山,在大河


在森林沼泽


无数尘埃枯荣的日子里


与其做着红尘诱惑的梦


不如长眠在月光下


萤火虫飞舞的梦里



2017-08-13

风在谷中迷了路

边城诗社:

文/是人

我煮了一碗面,清汤寡水
只撒了点盐
这天,电扇也只是带动了热气回转
碗面吃了半,搁下筷子望那窗外

天真的蔚蓝,云真的好白
朵朵在那,像一张静止不动的画
我想,这生活也挺好
平平淡淡

“我的风在谷中迷了路,只有站在山上吟着歌
让风来,风来
我数着叶在春天出芽,多少片在秋天落下
多少顺着溪泉走

那溪会偶遇山里隐世的老头
问他一百年多长,人活多久才足够”

2017-08-13

不再写诗,从今天起

边城诗社:


文/王淇生


不再写诗,从今天起
既然这世上的道义或公理
无非是周六午夜的烧烤或甜品
没必要再关心人群
或者你总是发胖的身体
反正关了灯,只有我看得见你


不再写诗,从今天起
那些你所幻想的爱情
不过每一个奔跑着的黄昏黎明
你知道,唯一紧要的是
它们终将如何灭熄
既然游戏,仅此而已


不再写诗,从今天起
既然你从没有真切着触碰
或把那份随形的孤寂设法丢弃
勾勒你存在的
绝不是它与往日熟识的痛和病
天空,也绝不止于打雷下雨


尽管过去每一天的诗歌里
从来没有,你为我写过的某一句
然而你所能感知的每一个时间
或在这幢星宇的每一个角落里
却只有我,不顾一切地爱着你
无论你贫穷,萎靡,肮脏...

2017-08-13

遗忘是人生流去时的幸事

边城诗社:

文/是人

空的位置,满的人,也静默无声,拽着包
看着窗外的景色
前方的站和更远方的路

来来往往,忘的忘了,记得起的事零星
我还是享受一个人的期待
庆幸自己近视的厉害
也不会发生什么怦然心动、一见钟情

2017-08-13

凭吊自己的影子(组诗)

边城诗社:

文/高山松



◎追着光源前行



走进少林寺还挂着包包


你还有太多的行囊没有放下


注定你只能成为过客


如水中的浮萍空中的云朵


其实你也有根


你的根一直都在生长


被贝壳掏空的魂魄


如膨胀的海绵


和自己的影子融为一体


牵牛花一旦爬上墙壁


就永远没有尽头


只能跟在光源的后面


在时空的隧道里默默前行



◎大山的疤痕



在陡峭的山道上行走


人们都习惯抚摸一下护栏


抚摸的...

2017-07-13
1 / 28

© 阿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