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诩

人生不能靠心情活着,而要靠心态去生活。宁静不是表面的安静,而是磨难馈赠给坚强之人的一种淡然和安详。宁静的人如同一潭湖水,万象掠过而不为所动。因为她不争、不惧,不卑不亢,从容、超脱。肤浅的人得不到她,浮躁的人与她无缘,拜金的人买不动她。宁静是一道伤痕,也是一种骄傲。

缓慢的泳池

边城诗社:

年轻的乐器把我救起。
月湖的自动图书馆
播下光的麦穗。

旗帜盖着北欧版图的缩影
在预言背后长征。
天才的脚步声吹灭轮廓。

夜色铜马般奔驰!
英俊的空中宫殿,把我们下成象棋
点燃地铁站的烟——田野
黑暗像年迈的暴雨堆积马路。
众神拆解帝国的列车,步入音乐
人群。
撞碎夸克。

渔船像逃亡的章鱼,
卷入海螺远古的窗口。
叹息的树荫——坐在中间吟唱
像一堆化石。

我戴上风暴离开城市。
我热切而又担忧
直到它将星火传遍山野
像刚诞生的人类闪耀。

刺眼的石矿
抖落一块墨绿。

2018.5-6-7.



2018-09-23

远方的河流

边城诗社:

文/词心



1


掬一捧水


我能看清远方的河流


两岸茂盛的芭茅


此间花期已至


风一吹满天的花絮迷一般空中飘扬


花籽掉进水里


流到远方的远方


像我的祖辈


从遥运的湖广流进了四川沱江



2


捕鱼的船家


天生就是一个画匠


船行河心


肥白的鱼肚翻起水花


不小心,被水老鸦啄到了船上



葫豆已经结成果实


采撷姑娘蝶一样穿行于行间


俏影映红河水


黄嘴鸭嘬了她的花衣...

2017-12-27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边城诗社:

文/理想~海贼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找到她之前


感谢工作帮我抵挡住了生活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父亲变成孩子之后


和母亲一起修补屋顶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孩子长大之前


可以成为陪伴他的温暖的石巨人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失去愿望之后


找回我的那片荒原



2017-10-13

云云

边城诗社:

文/豫野


追逐之流云,瞬息化形为雨。
欲捕之蜃景,迷而无法触及。
知交之故人,知非知,人设而已。


情爱云云,水石相激,柴火互燃。
心不动则无牵引,心动则溃于千里。
一人假意,葬另一人真心,好合可使歹散。


柳风荡于河中,丝雨缠于天际。
一河拥百柳,不够;一天纵万雨,不休。
心欢而始,欲尽而终。
时间长情,人不以短情为短情。
欲念欲念,投情于彼,又可以生极乐。



2017-10-13

都说天凉好个秋(组诗)

边城诗社:

文/高山松

◎秋风从狗尾巴草上吹来

秋风从狗尾巴草上吹来
顺着生活的中轴线
从夏天吹到秋天
那些来不及扶正的篱笆
又被秋风吹出了一个大洞
村庄上空飘荡的炊烟
也被吹到了夕阳的方向

从狗尾巴草上吹来的秋风
正在一行一行地删除
村里人在秧田里
用双手书写的潦草的历史
和敷衍的往事
当秋风费力地翻开月光
就翻开了村里人
结痂的疤痕和悲苦的宿命

◎把秋天立在月亮的影子上

当你再次写到月亮的时候
月亮的影子已经躲到秋天的肺部
领着那么多炊烟一起躲进去
不知道秋天的肺能不能够承受
会不会得肺结核或者肺癌
秋天立在月亮的影子上
越来越怀疑流水的深度和阳光的浓度
倒影无处不在
有些已经站到了流水的尽头
野菊花走过的田野
正在被秋意一垄垄收割
秋蝉...

2017-10-13

起稿﹕人间盲目许可这个野人

边城诗社:

诗/余乐家



有些事情,


你总要留在河水逝去的年份。


有些心事,你避让马路上的车马,


避让不了庸使俗世间的陌客风趣闲情。


你眼见为实也为假象。


千古传说木苔芳青。


你相信人世种种疾苦,


却不如愿宽恕我怒火攻心。


你永远凝固在冰湖中。


我这个野人刀斧仁义。


有些事情你必须写成信程,把目了然。


我这个野人心灵荡漾,爱恨相织。


我作为跟随你一生的野人,


读遍了你命中注定,灯火息明。



2017-10-13

当一切尘埃落定

边城诗社:

文/鬼子


1、


中午无眠


听见风,从正南的窗子吹进


没有沿着原路返回


空荡荡的屋子


一首诗离群索居,离开家乡


异地的阳光很毒


沉寂着孤魂,野鬼在夜晚


唱太阳的歌



2、


昨日那些华丽的喧嚣被钢轨碾断


远方与远方


一样彼此荒凉,故事


哗众取宠


所谓的英雄沉沉地死去


我还在编撰下一年度的谎言


明知,非明智


没有人不知道那是假的


连孩子都不说破...



2017-08-13

凭吊自己的影子(组诗)

边城诗社:

文/高山松



◎追着光源前行



走进少林寺还挂着包包


你还有太多的行囊没有放下


注定你只能成为过客


如水中的浮萍空中的云朵


其实你也有根


你的根一直都在生长


被贝壳掏空的魂魄


如膨胀的海绵


和自己的影子融为一体


牵牛花一旦爬上墙壁


就永远没有尽头


只能跟在光源的后面


在时空的隧道里默默前行



◎大山的疤痕



在陡峭的山道上行走


人们都习惯抚摸一下护栏


抚摸的...

2017-07-13

此处莫凭栏(组诗)

边城诗社:

文/高山松



◎有一种花只适合聆听



他们站在自家门口


站得很零乱


争先恐后地用乡音向你讲述


家乡的往事和村里的传说


往事的色彩很鲜很亮


传说很绿很暗


那些站在头顶高谈阔论的人


你分不清是布谷还是麻雀


这丝毫不影响你对一朵花低头


对一缕阳光微笑


搀住其中最矮的一朵


顺便打听一些村里人的近况


它会悄悄地告诉你


村里的人正在一天天变老


酒也喝得越来越少



◎在风景之外打坐的人...

2017-07-09

左与右一样的疯子

边城诗社:

文/鬼子


我在左,我不是天才


我在右,我是一个疯子


一样的世界


其实都一样的疯狂


在左时候吞噬着PM2.5爆表空气


成就在右精神病


疯子的天才



没有什么不同


我骨子里早已皈依疯子


宁愿如此


也不要在虚伪的天才里


委屈自己



还能辩驳吗


左与右互相讥讽,以神的认知


装模作样,真理与谬误


在两条平行的直线上


欺骗疯和不疯的自己



一切...

2017-07-09
1 / 46

© 阿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