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诩

人生不能靠心情活着,而要靠心态去生活。宁静不是表面的安静,而是磨难馈赠给坚强之人的一种淡然和安详。宁静的人如同一潭湖水,万象掠过而不为所动。因为她不争、不惧,不卑不亢,从容、超脱。肤浅的人得不到她,浮躁的人与她无缘,拜金的人买不动她。宁静是一道伤痕,也是一种骄傲。

背景多么虚幻(组诗)

边城诗社:

文/高山松




◎迎驾的使者




拉住马的缰绳


你成了迎驾的使者


你用那么大劲干什么


这是要勒住历史车轮的节奏啊


那些马匹多么安详


狂风再也吹不响他们脖子上的铃铛


闭上眼睛似在冥想


再精确的电子秤也秤量不出


他们冥想的份量


华盖遮不住那一段往事的羞处


往事多么沉重


你轻轻一碰就会碰掉一块石头


你一离开石头又长了回去


你从马蹄和车辙的印痕本能地发现


这辆车已严重超载


只是你开出的这张违章罚款


将会由谁来埋单




◎上帝的使者




在野花丛中你也会笑得那么腼腆


那么猥琐


你难道忘了那句经典的歌词


忘了凡是野性的东西


都会带刺的忠告


你说你手中有防护的工具


拜托,那只是一把小红伞而已


又不是江南的油纸伞


怎么能够抵挡岁月的尖刺


每一个季节的壁垒


都是被他扎破


何况是你那颗早已充满沧桑的心灵


你以为那些野花


会随意地把触角伸到季节之外


那是受到上帝的派遣


来打探人间仅存的


最后一抹温情




◎粉饰的太平




石头在石头的影子里活着


小溪在石头之上活着


这一动一静形成的平衡


让空山显得更加空旷


你从山外带来的一点气息


只是让流水缓慢了下来


流水不再狂燥


他们对你彬彬有礼的样子


更像是一位绅士


不要胡乱猜测他们从山上下来的样子


是多么粗野


现在用白色的泡沫把自己伪装起来


山林中就有了微光


世界就变得祥和




◎背景多么虚幻




照相机的镜头把你的身影不断放大


显露出你疏朗的本质


以及你的思想


哪管身后的云雾如何缭绕


江山如何寂寥河流如何虚幻


现在的你显得多么真实


身上的裂痕都可以用一束光抹平


暴露在体表的血管


可以瞬间链接到时光的河流


一个沉重的肉身


刚好被一根生锈的护栏支撑


你的微笑如身后的山河一样迷茫


看不见白云飘过天空


小鸟飞过流水


只有那棵树在你身边站了很久


它守着这根护栏


比你内心安详




◎蹲在树巅上的童年




你努力睁大眼睛


看能不能把树枝的缝隙撑得大点


让阳光漏下来


让一些细碎的时光跟着漏下来


此时树叶正青


一点都没有落叶的迹象


树上的知了叫得正欢


它才不考虑是否被你盯上


不考虑你的目光


能否穿透它布下的声幕


你的童年蹲在树巅


投下的身影


恰好能够将蝉覆盖


蝉声又将你覆盖




◎泡泡都会随风




一个小孩把肥皂泡吹到空中


把欢声笑语撒向空中


而你是一位诗人


你用手挽着她的头


只是为了借助她的肥皂泡


把你诗歌中多余的词句


也撒向空中


你要借用这种方式让读者明白


诗歌不是容器


只是沙漏


你向这些泡泡伸出一把匕首


收回来的只剩一块废铁


不要试图去戳破谎言


一切都会随风消散




2017.7.2



评论
热度 ( 4 )
  1. 阿诩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 阿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