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诩

人生不能靠心情活着,而要靠心态去生活。宁静不是表面的安静,而是磨难馈赠给坚强之人的一种淡然和安详。宁静的人如同一潭湖水,万象掠过而不为所动。因为她不争、不惧,不卑不亢,从容、超脱。肤浅的人得不到她,浮躁的人与她无缘,拜金的人买不动她。宁静是一道伤痕,也是一种骄傲。

此处莫凭栏(组诗)

边城诗社:

文/高山松




◎有一种花只适合聆听




他们站在自家门口


站得很零乱


争先恐后地用乡音向你讲述


家乡的往事和村里的传说


往事的色彩很鲜很亮


传说很绿很暗


那些站在头顶高谈阔论的人


你分不清是布谷还是麻雀


这丝毫不影响你对一朵花低头


对一缕阳光微笑


搀住其中最矮的一朵


顺便打听一些村里人的近况


它会悄悄地告诉你


村里的人正在一天天变老


酒也喝得越来越少




◎在风景之外打坐的人




从山里走出来的人


正在沉思怎样走回去


那座长亭依旧立在半山腰


只是短亭已不见踪影


上山的人络绎不绝


与路边的花草树木互为风景


在风景之外打坐的人


很快就会出现石头的幻觉


坚硬而且疼痛


那些鲜活的生命印迹


无论是从外部还是从内部


都无法将一朵野花唤醒


你想方设法将一颗晨星比喻成葡萄


只是为了将你身边的事物


移植到季节深处




◎此处莫凭栏




小溪一直在向前方延伸


人间也在跟着延伸


再陡峭的悬崖也阻拦不住


你坐在小桥的栏杆上


遇见一枚昨天的树叶在风中飘零


它以飘零的姿势告诫你


此处莫凭栏


一阵小南风吹过去


山川和树林还在那里


而树叶和游人都会漂移


那些色彩是莫奈遗留下来的


与午后的阳光狼狈为奸


将你上午说过的台词悄悄融化


在一场暴风雨到来之前


你还得考虑


怎样才能全身而退




◎菜花物语




瞧这俩姐妹


脸上的色彩有如菜花一样鲜艳


但她们不想长成菜花


不想让亲人为她们收割


不想把全部的心事都放到阳光下曝晒


在一块菜花地站得久了


这块菜花仿佛就是你们的了


要拥有多少欢笑


才能容得下这么大一片菜花的黄


才能剔除菜花中隐藏的蜜蜂


这驾灵魂的私家车


何时才能心甘情愿的载着你们


甜甜蜜蜜地返程




◎扶起倒下的影子




街上已没有多余的土地


这些植物只能在盆子里生长


他们所能把握的


只剩下自己的影子


在影子躺下的地方你仍然站着


你多么希望他们能够追随


多么希望能够扶起他们的影子


与你并肩


你来不及爱的人让他们替你去爱


你来不及恨的人


让他们也不要去恨


扶起这些倒下的影子


你就扶起了


人们不小心丢失在路上的信条




◎在柳丝的缝隙站立




一座宝塔


在柳丝来不及缝补的缝隙站立


站在季节的深处


站得有棱有角


柳丝正在湖面上写一首神的赞歌


夕阳就迫不及待地走上讲台


将宝塔飞檐上的病句剔除


让宝塔继续保持沉默


你只与柳丝交谈


给一阵清风


他们就会毫无保留地


把这个季节的秘密呈现出来


千万不要等到树叶落下


否则你将无法返回




2017.7.1



评论
热度 ( 8 )
  1. 阿诩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 阿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