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诩

人生不能靠心情活着,而要靠心态去生活。宁静不是表面的安静,而是磨难馈赠给坚强之人的一种淡然和安详。宁静的人如同一潭湖水,万象掠过而不为所动。因为她不争、不惧,不卑不亢,从容、超脱。肤浅的人得不到她,浮躁的人与她无缘,拜金的人买不动她。宁静是一道伤痕,也是一种骄傲。

罢战

边城诗社:

文/是阿牛哥


 


七七事变后战争从未停止任何胜利都不被承认


你转身曾是山的倒塌而扭头乃是焰的枯熄


众生千般疢难本以为只能通过原谅宇宙原谅你


回转如走失的狗撞门呜咽看不出我悼痛了一个夏秋


随后再哭一个冬否决人间长情你应成山河永寂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满口外交辞令阴谋阳谋


梅雨后累上层层的灰烬借冰雪的坚硬勉力支撑


抗拒着改变但仍在追溯缘由时一次次撞见你


四月里樱花再次开至极盛又禁不住降落降落


落成你桌上隔夜的点心床底下一颗过期糖果


你一早就熬我煮我炼我熔我而我发誓烫弯你双手


踏破铁鞋觅不得一件玲珑凶器那还复不复仇


五月革命前招兵买马似一国之将穿戴盔甲


佯上城墙弹一曲空城却把自己骗得动衷


思你念你到天干物燥也要在这城市下大雨大大雨


低了头看见一支尖头铅笔又恨不得斗个你死我活


想起你在别处收获的臣服她们也危险着美丽


一句有待考证重新将往事支起吊起摇荡起


嘴边抹蜜哄了你来昭然若揭一派莓红春意


请泊在身旁拆掉东墻西墻将我看见再看见


由残局复盘再游戏一轮更上层楼是哪一层楼


场地剧本俱全强抢道具你归来时满面风尘


品不出这支烟单纯是呛人不及你可恶可喜


你伸手我忍不住缩退肩头樱花在兀自飘零


曾在雨季的黑暗里睁眼看见你倾身一吻


似一个浪劈头而来不知该进该退便也欲迎还拒


而今料峭春凉两处积寒毫无幸乐可言


疆域分明侵踏一步便攸关主权与政治敏感


到面浮酡色才在密室里转圈转到天昏地暗


二度降临网已编就局已布成只待猎物下套


你静如石动如兽一次风暴里暗藏三千诳语胡言醉话疯句


如乳如奶如糕饼这染了色的中世纪之身恍然似梦


锁不牢綑不紧在迷障中又抓又逃涩如搁浅


一点黑痣几根卷发六边形的指甲从必修教到选修


复习我们一步步迈入泥沼的过程这并非梦


历史遗留这一本作业订正成猩红的不及格


唯独不肯你皮肉负伤别的我不愿再管


是生离是死别使人干净可你怎么在意起我的洁癖


享完你的柔情耗尽我的同情没有接住就纷纷撂开手


滴滴点点的冰水暗箭般的眼神你用了新的利刃杀我


面墻而跪可不知跪谁绝不是你又并非神明


缘何考验你而惩戒我到头来以冷漠对抗冷漠


去他的友谊地久天长争不成情人也要霸占名分


考证结果你是刀是骷髅是鸩酒是勒不住疯马的悬崖


是配得上慈悲而难以披覆爱的俗夫凡子


再三的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送别不尽


离时酷烈你比云远比坟墓近好一个重蹈覆辙


细数我们毁掉的分分秒秒一场两场惨澹牺牲


曾爱慕红因你唇角迷人爱慕黑因你素来夜行


而后红变为铁锈败血黑成了你眼底的死池


未能打上补丁反扯出更多破洞谁也不低头认错


拉上门关闭我们在这个宇宙里的一切罪证


所谓决裂是一系列早该遵守的禁止通行


你渴也罢了三千弱水再够不到我这一瓢饮


洒了一地比喻只让你看懂这徒然的爱欢恨怨


万事俱废春风没有吹开我的昨日明日


你将消形消色消声消味湮入虚无归于尘土


我知道这是梦啊我知道这不是梦


不等了背过身吧我什么也不等了


 





2017.5


 



评论
热度 ( 15 )
  1. 阿诩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潋离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声

© 阿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