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诩

人生不能靠心情活着,而要靠心态去生活。宁静不是表面的安静,而是磨难馈赠给坚强之人的一种淡然和安详。宁静的人如同一潭湖水,万象掠过而不为所动。因为她不争、不惧,不卑不亢,从容、超脱。肤浅的人得不到她,浮躁的人与她无缘,拜金的人买不动她。宁静是一道伤痕,也是一种骄傲。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边城诗社:

文/理想~海贼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找到她之前


感谢工作帮我抵挡住了生活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父亲变成孩子之后


和母亲一起修补屋顶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孩子长大之前


可以成为陪伴他的温暖的石巨人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失去愿望之后


找回我的那片荒原



2017-10-13

云云

边城诗社:

文/豫野


追逐之流云,瞬息化形为雨。
欲捕之蜃景,迷而无法触及。
知交之故人,知非知,人设而已。


情爱云云,水石相激,柴火互燃。
心不动则无牵引,心动则溃于千里。
一人假意,葬另一人真心,好合可使歹散。


柳风荡于河中,丝雨缠于天际。
一河拥百柳,不够;一天纵万雨,不休。
心欢而始,欲尽而终。
时间长情,人不以短情为短情。
欲念欲念,投情于彼,又可以生极乐。



2017-10-13

都说天凉好个秋(组诗)

边城诗社:

文/高山松

◎秋风从狗尾巴草上吹来

秋风从狗尾巴草上吹来
顺着生活的中轴线
从夏天吹到秋天
那些来不及扶正的篱笆
又被秋风吹出了一个大洞
村庄上空飘荡的炊烟
也被吹到了夕阳的方向

从狗尾巴草上吹来的秋风
正在一行一行地删除
村里人在秧田里
用双手书写的潦草的历史
和敷衍的往事
当秋风费力地翻开月光
就翻开了村里人
结痂的疤痕和悲苦的宿命

◎把秋天立在月亮的影子上

当你再次写到月亮的时候
月亮的影子已经躲到秋天的肺部
领着那么多炊烟一起躲进去
不知道秋天的肺能不能够承受
会不会得肺结核或者肺癌
秋天立在月亮的影子上
越来越怀疑流水的深度和阳光的浓度
倒影无处不在
有些已经站到了流水的尽头
野菊花走过的田野
正在被秋意一垄垄收割
秋蝉...

2017-10-13

起稿﹕人间盲目许可这个野人

边城诗社:

诗/余乐家



有些事情,


你总要留在河水逝去的年份。


有些心事,你避让马路上的车马,


避让不了庸使俗世间的陌客风趣闲情。


你眼见为实也为假象。


千古传说木苔芳青。


你相信人世种种疾苦,


却不如愿宽恕我怒火攻心。


你永远凝固在冰湖中。


我这个野人刀斧仁义。


有些事情你必须写成信程,把目了然。


我这个野人心灵荡漾,爱恨相织。


我作为跟随你一生的野人,


读遍了你命中注定,灯火息明。



2017-10-13

催眠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看我


你的眼睛 不得不看我


想象时间的荒原 故乡的沙漠


睁开眼我是壮丽的白云


闭上眼我是无边的干渴



看我


这两行字符的颜色


和你的眼睛 是一样的


你开始感到疲惫 睡意袭来


然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


为何不就此放下


只要看着我 连梦也是真实的



看我


你感到越来越放松


感到无事可做


你确信这一刻是美好的


只是


醒...

2017-10-13

吊桥

仓巴:

摇摇晃晃的吊桥


悬空着,耸入云端


下面是万丈深渊


对面连接着死亡


恐高的人站在上面


每走一步


路过的桥面都会坍塌


桥晃得更加厉害


恐惧,向前


还能有什么样的遭遇?


这一个人的世界


又如何免于恐惧?


还是!尽早抵达对岸


那里!肯定是最美的乐园

2017-10-13

青春之后

边城诗社:


文/ 青慕


喂饱过媚俗的情欲
饿瘦过纯洁的灵魂


一切纵浪之事都做尽
为何你依旧洁白的
像诗句印在我的心底


听碎过平静的歌谣
饮大过失忆的烈酒


一切苦涩之味都尝遍
可是想起你我依然
像个大病初愈的孩子

2017-08-29

无酒

边城诗社:


文/挽城
人生如朝露,得意时须尽欢
自我自有自己的徐行
不问曲终何日
酒后自有黄昏的踌躇
——你因此成为踌躇的臣子


杯盏之后,散发弄扁舟
月光在肩上倾泻
仿佛浑墨流入画卷
生活的苟且在
山丛间野蛮奔流


一路阔远,放浪形骸之外
抛掉虚假的万古愁意
唇齿间的心事依次起伏
你除了现实一无所有


2017.7.29

2017-08-13

惊叹

边城诗社:


文/挽城


人生应该学会习惯惊叹。


像整个星群无人不病
野草梦想着拥抱荒漠
你心里住着星河楼宇


——而有些事必然
在漠视中暗自发生


枝叶的繁茂被裸露的树干戳穿
谣言在死亡后膨胀扩溢
创世者信誓旦旦坦言万事无新


其实习惯很简单。


黑暗与光明对峙妥协
犬吠被碾碎铺满街道
看惯了闪烁的荧屏光幕
我的身后一片虚无


啊!你说什么!


2017.7.29

2017-08-13

一块岩石

边城诗社:


文/挽城


一块岩石,在光影里静默
你聚精会神地盯着
瞳孔中映出每一处
凹陷,断层,粗糙的表面
像孕育着思考的火


岩石背后出现了一个人
光线在好奇中开始
转折出内心的渴望
头脑的细胞接连跃迁
哪怕选项是人和石头


不对
你回过神来
试着调整了视线
眼中终于只剩下了石头
万事万物却在脑中翻涌


昏聩开始侵蚀清醒
像斟满又饮尽的酒瓶
你犹疑着潮汐般的逻辑
将自己审判绞刑


一切都无法信任
你扔掉岩石后
忙着说服真理
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2017.7.29

2017-08-13
1 / 98

© 阿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