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诩

人生不能靠心情活着,而要靠心态去生活。宁静不是表面的安静,而是磨难馈赠给坚强之人的一种淡然和安详。宁静的人如同一潭湖水,万象掠过而不为所动。因为她不争、不惧,不卑不亢,从容、超脱。肤浅的人得不到她,浮躁的人与她无缘,拜金的人买不动她。宁静是一道伤痕,也是一种骄傲。

远方的河流

边城诗社:

文/词心



1


掬一捧水


我能看清远方的河流


两岸茂盛的芭茅


此间花期已至


风一吹满天的花絮迷一般空中飘扬


花籽掉进水里


流到远方的远方


像我的祖辈


从遥运的湖广流进了四川沱江



2


捕鱼的船家


天生就是一个画匠


船行河心


肥白的鱼肚翻起水花


不小心,被水老鸦啄到了船上



葫豆已经结成果实


采撷姑娘蝶一样穿行于行间


俏影映红河水


黄嘴鸭嘬了她的花衣...

2017-12-27

哥哥和先生:



90后诗歌大展:全兴林


作者:全兴林 时间:2017-12-24  人气:509 



  导读:全兴林,青海人,95年生,2013年接触诗歌。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学院,写诗,喜好绘画。



 
 


接近生命的时刻


 


人生有容易的時刻。太陽快要沉下去
湖水掀起的波瀾一幕幕褪去了。
我坐在草地上,向她解釋
虫兒的掙扎,水草變得柔軟了
盤旋在頭頂的飛螢試探著靠近我
直到我全不理會它們的叮咬。
年輕的身體,熱烈的夏天
新鮮的傷口,岸邊被餐食的魚
所有美麗的事物是這些
所有悲傷的事物是這...

2017-12-27

夜晚

仓巴:

梦从屋顶上扑下来


带着哭喊和尖叫


包住头颅


扯着身体


进入黑色的森林


一切变得安静


密密麻麻的大树


遮住天空和光


黑色的世界没有颜色


被束住手脚


没有力气


喊出的声音


全都凝固


没有昆虫也没有野兽


没有一丝生气


扯不破的黑暗


不知有梦醒的黎明

2017-11-28

木樨地一带

边城诗社:


文/木莲子



1、玉兰花树


我多次见过玉兰花


在图书上,在百度百科里


后来在大连、在江南


在滇池的岸边


在财政部北楼后院



玉兰花不算很大


却那么美


每次我都把它放大了


于是,我就看不到树了


更看不到挑起花朵的枝桠


和衬托它的叶子



天空湛蓝的背景


托着玉兰花粉红的腮


情景是那么温暖


这让每一个乍暖还寒的春天


更像春天...


2017-11-28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边城诗社:

文/理想~海贼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找到她之前


感谢工作帮我抵挡住了生活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父亲变成孩子之后


和母亲一起修补屋顶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孩子长大之前


可以成为陪伴他的温暖的石巨人


我想 我会晚一点结婚


在失去愿望之后


找回我的那片荒原



2017-10-13

云云

边城诗社:

文/豫野


追逐之流云,瞬息化形为雨。
欲捕之蜃景,迷而无法触及。
知交之故人,知非知,人设而已。


情爱云云,水石相激,柴火互燃。
心不动则无牵引,心动则溃于千里。
一人假意,葬另一人真心,好合可使歹散。


柳风荡于河中,丝雨缠于天际。
一河拥百柳,不够;一天纵万雨,不休。
心欢而始,欲尽而终。
时间长情,人不以短情为短情。
欲念欲念,投情于彼,又可以生极乐。



2017-10-13

都说天凉好个秋(组诗)

边城诗社:

文/高山松

◎秋风从狗尾巴草上吹来

秋风从狗尾巴草上吹来
顺着生活的中轴线
从夏天吹到秋天
那些来不及扶正的篱笆
又被秋风吹出了一个大洞
村庄上空飘荡的炊烟
也被吹到了夕阳的方向

从狗尾巴草上吹来的秋风
正在一行一行地删除
村里人在秧田里
用双手书写的潦草的历史
和敷衍的往事
当秋风费力地翻开月光
就翻开了村里人
结痂的疤痕和悲苦的宿命

◎把秋天立在月亮的影子上

当你再次写到月亮的时候
月亮的影子已经躲到秋天的肺部
领着那么多炊烟一起躲进去
不知道秋天的肺能不能够承受
会不会得肺结核或者肺癌
秋天立在月亮的影子上
越来越怀疑流水的深度和阳光的浓度
倒影无处不在
有些已经站到了流水的尽头
野菊花走过的田野
正在被秋意一垄垄收割
秋蝉...

2017-10-13

起稿﹕人间盲目许可这个野人

边城诗社:

诗/余乐家



有些事情,


你总要留在河水逝去的年份。


有些心事,你避让马路上的车马,


避让不了庸使俗世间的陌客风趣闲情。


你眼见为实也为假象。


千古传说木苔芳青。


你相信人世种种疾苦,


却不如愿宽恕我怒火攻心。


你永远凝固在冰湖中。


我这个野人刀斧仁义。


有些事情你必须写成信程,把目了然。


我这个野人心灵荡漾,爱恨相织。


我作为跟随你一生的野人,


读遍了你命中注定,灯火息明。



2017-10-13

催眠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看我


你的眼睛 不得不看我


想象时间的荒原 故乡的沙漠


睁开眼我是壮丽的白云


闭上眼我是无边的干渴



看我


这两行字符的颜色


和你的眼睛 是一样的


你开始感到疲惫 睡意袭来


然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


为何不就此放下


只要看着我 连梦也是真实的



看我


你感到越来越放松


感到无事可做


你确信这一刻是美好的


只是


醒...

2017-10-13

吊桥

仓巴:

摇摇晃晃的吊桥


悬空着,耸入云端


下面是万丈深渊


对面连接着死亡


恐高的人站在上面


每走一步


路过的桥面都会坍塌


桥晃得更加厉害


恐惧,向前


还能有什么样的遭遇?


这一个人的世界


又如何免于恐惧?


还是!尽早抵达对岸


那里!肯定是最美的乐园

2017-10-13
1 / 98

© 阿诩 | Powered by LOFTER